我搓澡勃起的经历,调戏足浴店女子嗯宝贝跨坐在我身上

     老罗在市区开了家足浴店,每天脑中想着的都是如何得到对面那栋写字楼的性感女白领沈慕媛。

    沈慕媛二十四岁,大学毕业没几年,身材高挑,气质优雅,特别是那前凸后翘的身材,在老罗眼中,就算是当红一线明星,和沈慕媛一比,那也是索然无味。
 
    当每次抓住沈慕媛那双光洁香足时,老罗都会心潮澎湃,想顺着修长玉腿一路向上,来到沈慕媛那片沃土中,奋力开采。
 
    老罗之所以想要得到沈慕媛,是因为她和自己这辈子最恨的人有关系。
 
    二十年前,在老罗成婚前一晚,有一伙人轮了他的未婚妻。未婚妻被玷污了清白,无颜面对老罗,便投河自尽一死了之。
 
    老罗得知消息后痛不欲生,本想报复这些人,可老罗复仇还未开始,便被反咬一口,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蹲了二十年大牢。
 
    去年老罗刑满释放,出来后虽然已经五十多岁,但牢狱之灾并没有熄灭他复仇的火焰,反而越来越旺。
 
QQ截图20210707152910.jpg
 
    可是当年的仇人都已经家世显赫,老罗根本就没有办法接触到他们。
 
    一次偶尔的机会,老罗在这栋写字楼附近发现沈慕媛和仇人朱建的儿子朱鹏生是情侣,为了以其人之道还治以其人之身,老罗决定要把沈慕媛给睡了。
 
    得知沈慕媛喜欢足底按摩,他开了家足浴店,只要沈慕媛进店,老罗都会亲力亲为,不但用心服务,而且还把自己充当成了情感导师,一方面从沈慕媛口中搞清楚仇人的事情,一方面赢得沈慕媛的芳心。
 
    和以往一样,每个周五晚上,沈慕媛都会如期而至,可是今天老罗等到了晚上九点,还没有看到沈慕媛那高挑的身影出现在眼前,他顿时就有些失落。
 
    不过在老罗准备关门下班时,一通电话让老罗激动无比。
 
    这是沈慕媛打来的电话,说她告诉老罗自己发烧感冒,今天没去上班,想要让老罗去她家做足底按摩。
 
    老罗兴奋的差点没岔过气,之前在店里人多眼杂,他不敢乱来,今晚这上门服务,要是孤男寡女在一起,而且还有肌肤之亲,那会发生什么可就由不得自己了。
 
    所以沈慕媛这个要求,更像是勾引一样,让老罗匆忙收拾好东西,早早就来到了沈慕媛家门口。
 
    当沈慕媛打开房门时,一股处子香味儿扑面而来,老罗感觉自己好像窒息一样,血液都开始沸腾了起来。
 
    沈慕媛说是生病,可是那双明亮清澈的大眼依旧诱人,柳眉细长,琼鼻高挺,红唇性感,颈部修长,肤色也白里透红,晶莹剔透,根本就不像是生病的人,反而如同画中走出来的美女一样。
 
    因为休假一天,沈慕媛穿着一条睡裙,长发飘飘的样子,更像是天上下来的仙女一样。
 
    这条睡裙虽然宽松,但沈慕媛的身材非常丰满,老罗可以清楚的看到,胸前的饱满将睡裙高高撑起,随着沈慕媛的呼吸一晃一晃。
 
    “没穿小衣?这小蹄子难道真想勾引我不成?”老罗顿时心潮澎湃起来。
 
    夏天的睡裙本就单薄,老罗定睛细看,透过睡裙上的布料,他可以隐约看到里面的饱满。
 
    要是能使劲儿摸一下,那滋味儿一定快乐似神仙。
 
    “罗叔,麻烦你亲自跑一趟了,先进来吧。”
 
    沈慕媛并没有注意到老罗的目光留在自己的酥胸上,很有礼貌甜甜一笑。
 
    “不麻烦,沈小姐,让你等的时间长了吧。”老罗急忙收回目光,笑着摇了摇头,跟着沈慕媛进入房间。
 
    “没有,罗叔,你挺快的,我还以为你得一会儿才能过来呢。”
 
    沈慕媛走在前面说着,也不是她不想穿小衣,而是因为生病卧床,穿着小衣睡觉不舒服,就脱了下来。打电话让老罗上门足底按摩后本来想穿上,可浑身无力就睡了一会儿,没想到老罗的速度这么快。
 
    这是一栋两居室套房,老罗拎着工具箱进门换鞋的时候,没有看到任何男人的痕迹,也就是说,自己仇人的儿子朱鹏生和沈慕媛并没有同居。
 
    老罗心里顿时激动了起来,看着沈慕媛婀娜的背影,随着走路浑圆的臀部一扭一扭,让老罗心中的邪火越烧越旺,真想在丰臀上面亲上一口。
 
    “罗叔,你先坐一下,我给你倒杯水。”
 
    在老罗胡思乱想的时候,沈慕媛指了指沙发,冲着他莹莹笑了笑。
 
    这笑容让老罗心中火焰熊熊燃烧起来,他坐在沙发上,沈慕媛拿着纸杯来到饮水机前,微微弯腰后,随着睡裙被一点点提起,沈慕媛那雪白无比的大腿也慢慢暴露在了老罗眼前。
 
    “噢……”
 
    看到那双精雕玉琢的雪白大腿,老罗呼吸急促起来,沸腾的热血在身体内疯狂涌窜。
 
    他咕噜噜吞咽一口唾沫,火辣辣的盯着沈慕媛的大腿处...
来源: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。本文由消防知识网转载编辑,欢迎分享本文!